不二家秋木苏

荣耀一生

致年少轻狂的我的情感


这仅仅是一件事情的缩影,我简单概述成一个故事。
有过轰轰烈烈的感动,有过平平淡淡的守护。曾经天真的认为只要相爱就会获得一切想要的,却抵不过年月的厮磨。
喜欢我作为前面的一个男生,干净的笑容,随性的打扮,完美的容貌和温文尔雅的对人处事成为所有女生喜欢他的原因。我喜欢他的冷静与幽默,只是向往却又嫉妒他。
他成绩平平,老师让互帮互助,他索性下课霸占了所有课代表时间问题目,我对此不可置否则。我有私心,希望他能来问我题目,让我看清楚他真正的面目。
真的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声音,厚待我。他依旧明媚的笑,温和的话语从他嘴边说出十分动人。或许是看多了侦探小说,我希望找出所有他的破绽。我看着他的笑,觉得刺目,为什么他永远有笑容,真的看不惯啊。
我开始故意告诉他答案而不告诉他过程,他问我的时候,我似笑非笑的回他一句『老师讲过了』或者『多看几遍题目就会了』或许是我与他接触太过于频繁,同学穿出数学课代表与杨xx关系真好。我觉得可笑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人,便开始观望态度,看他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。
又或许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越看那家伙的脸越觉得他的笑容那么恶劣,便开始躲着他。希望抹除掉心底不该有的心悸,想做回原来的自己。
有时候越逃避,生活越会让你无所适从。
身体不好的原因,使得自己常常缺课去打吊针,而他的突然造访使事情朝另一个方向发展。
有些烦躁的看了看右手上的静脉输水管,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,索性拿出《十宗罪》来看,时间静静地走过。突然光线被人挡住,一双安踏运动鞋出现在自己的视线,出于礼貌没有表现出烦躁,习惯性的出声『请让下可以吗,您挡到我的光线了』
天气似乎有些阴暗,似乎要下雨了。被挡住的光线依旧在不远处叫嚣,皱了皱眉,抬眼看向人。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双令我熟悉的鞋子的主人,淡淡点头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拎袋,浅浅的笑了笑『路过?』
他紧抿着唇『来看看你,顺便给你带作业』
我看了看旁边的位置,并没有放下手里的书,『老师那我妈打过招呼不用写作业。』目光移回最喜欢的书,精神却总集中不起来,分了份心思默默的打量他的神情。
『不需要我帮你大概说一下今天学得重点?』他没有往日的笑容,我有些不太适应,但并没说什么
他打开背包,拿书一本笔记本,我淡定的接过。打开笔记本的第一页,他的名字,他的字,他的气息,悄悄地爬满我的心底最隐晦的角落。
继续朝下翻,没有特别的注释,但老师讲的他全部写了上去。我习惯性的单手撑着脖子,另一手摩擦着书页。
直到脖子有些酸,我抬头缓解一下,却发现他还没走。我没说什么,只想早些打完点滴,结束这尴尬的气氛。
他走了,留下了他的伞。很普通的纯黑色伞,没有一点花纹修饰,内敛而引人注目。我看着他留下的伞,有些惆怅。
回学校后第三天,他没来上学。我作为同小区的同学自然被老师点名带作业并且帮他补课。我觉得有些可笑,有些事情是需要还的吧。
走到他家门口,我敲了敲门,正巧遇上要出门的阿姨。她眼眶泛红,但很柔和的摸了摸我的头『来看小泽城吧。他在房间里,阿姨先出去一下』
我看着她穿好鞋子,逃离似的离开,我无声的扯了扯嘴角。
打开那扇门,刺目的阳光包裹着我,有些不习惯。
『来坐坐』他没有笑,有认真,有自嘲。我看着阳台上随性坐着的男孩,朝他温和的笑了笑。
离开他家的时候,我感觉到心底的不安,也有惶恐。一直作为模范学生的时候太过于沉寂的生活让他打乱。少了这么一个朋友,有或许…总之,他还没全部影响我的心情,我暗暗的想着。
他许久没来学校了,我们依旧邮件联系。他说他出国了,在德国治病,那环境很好,有许多乐观的姑娘们,他希望我可以开心。好可惜,我做不到。
很想他,仅仅为了我自己那时候青涩的感情,纪念那时的我。
青涩是年轻的专利。
____『最后祝我高考顺利。』
杨衫